• 公司地址
    中国,上海

万达电影详解-富力影视

在小范围吹风之后,万达电影近期在京召开了关于特许经营加盟权的媒体交流会。

在这次交流会上,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万达电影执行总裁刘晓彬、万达电影董秘王会武在内的万达电影核心管理层详细阐述了加盟细则,并就万达院线推出特许经营加盟模式背后的原因、后续规划、行业整合趋势等问题做了一一回答。

一直以来,万达在院线扩张上长期以“自建+并购”为主要模式。所以说,这对于万达是一个明显的策略调整。

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交流会上表示,接下来万达电影的扩张策略将转向“轻重并举”。轻就是指此次推出的特许经营加盟制,重的部分即自建则保持原计划不变。对于现阶段的万达来说,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进行“管理输出”。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疫情对影院行业造成的冲击还在蔓延。就中国市场来说,在电影市场票房增速本已放缓,单银幕产出摊薄的背景下,院线行业的整合正加速到来。

曾茂军表示,“疫情肯定会加速行业的洗牌和整合,这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优胜劣汰,市场的集中度的提高有利于加强行业的规范。”并表示,未来影院经营的核心优势将是管理能力。

为什么是现在?

在6月5日的交流会上,万达电影执行总裁刘晓彬开门见山地表示,万达的“特许经营加盟权”不同于传统的院线加盟制。

在传统的院线加盟层面,万达以前基本不开放,只对博纳和CGV这样在内部管理规范标准化的层面相对完善,品牌维护程度较高的影投开放过。除此之外,万达对于品牌输出始终十分谨慎。

刘晓彬表示,区别于传统的院线加盟制,在特许经营加盟模式下,万达在这个过程中输出品牌,并将管理系统输出到加盟影院,加盟影院必须按照万达的标准运营。目前万达内部有5大管理系统:经营分析系统、卖品管理系统、智能排片系统、智能排班系统、NOC系统,可以帮助万达实现管理输出。

目前管理输出又分为部分输出和全面管理两种。部分管理输出仅包含系统标准化,提供万达供应链和人员标准化培训,后期运营管理由加盟商自行负责,而全面管理则是从设计落地到院线品牌运营管理等皆可由万达负责,除了资方变更,其他与万达自建影院没有区别。

而对于加盟商来说,首先与传统加盟一样需要按票房收入一定比例支付万达院线的加盟费;其次由于万达的管理输出,加盟商还需要按照管理输出的量,支付相应的经营管理服务费。不过,刘晓彬也表示,开放初期的首批100家加盟商会象征性地收取一些费用,因为万达对于首批100家更多是希望去磨合这个业务。

刘晓彬介绍道,对于加盟商来说,可以享受的红利是,使用万达影院品牌,共享万达的会员系统,加入万达电影APP,使用万达的各类智能系统,还能直接参与万达影城组织的各类市场营销活动等。

至于外界关心的加盟影院的筛选标准和品控问题,刘晓彬表示,会从能否持续经营、能否合规经营两方面对加盟影院进行考核,“比如根据它的地理位置、购物中心的情况、影厅的规模、租金情况,我们会评估他的持续经营能力”。而通过输出票务系统和食品供应链,可以确保合规经营,再加上完整的客户服务系统,万达就可以按照自身的品控体系管理加盟影院,尽可能地确保实现标准化地输出。

刘晓彬表示,对于万达来说,其实市场上加盟的需求一直存在,但是基于对万达影院品牌保护和合规经营方面的顾虑,万达此前对于开放加盟一直持慎重的态度。通过近三年的内部系统建设,在合规经营、服务品质等方面,万达已经做好了准备。加上今年疫情对整个行业冲击比较大,内外部因素共同推动万达决定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

根据5月28日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以来,已有6686家影视公司注销,全国范围内有已有2200多家影院关门。

据刘晓彬介绍,前段时间万达内部已经小范围选择了15个省市场放出了这个消息,市场的关注度确实比较高。而从目前反馈层面来看,已有一些意向方接触了万达,“目前最大的应该是一个影管公司,自己持有16家影院,大部分可能是单体或者两三家的规模的也有。”

整合新策略

自建计划不变,轻重并举,并购一事一议

事实上,万达院线整合的策略调整其实在上个月已经初见端倪,5月9号万达电影召开的2019年业绩说明发布会上,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就曾明确表示“未来将采取自建和管理输出的两种模式扩展公司的市场份额。”

在这次交流会上,刘晓彬也强调,万达原先每年的自建计划不会改变,加盟部分只是原先计划上的增量,希望通过特许经营加盟这种模式实现万达影城在中国电影放映行业市场规模的突破。

曾茂军则进一步表示,今年万达广场自建影院将保持新建50家左右的计划,非万达物业的自建影院计划集中在一二三线城市,大约30家,“但是未来这种重资产数量我们不会再扩张。”

曾茂军指出,特许经营加盟在现阶段有其优势。管理输出需要具备的条件,标准化、系统化、品牌积累、成熟的团队,这四方面万达都已经具备。对于万达来说,接下来在策略上会有所调整。“其实管理输出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轻资产,就是不投资只是做管理系统,未来我们的管理规划是‘轻重并举’。“

谈到这种策略转变的原因,曾茂军解释说,对于万达院线来说,目标一直没有变过,就是确保领先优势,并且不断扩大领先优势。过去万达采用“自建+并购”的模式实现规模扩张,但是局限于万达广场的自建是不够的,于是万达影院也投资了非万物业。但随着近几年单银幕产出被摊薄,非万物业的扩张利润不可避免受到影响。而通过管理输出,就可以减少资本性的投入。

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万达2019年国内新建影城73家,国内影城数量超过600家,自营影城累计票房市场占有率为13.3%。据曾茂军补充,目前万达影院的万达广场店和非万广场店基本上对半开。

至于为什么这个时点进行策略调整,曾茂军表示,万达一直在为此做准备,“只是说近期的疫情,让我们发现如果我们是一个‘轻重并举’的公司,如果将来有各种不可控的因素的时候,可能我的管理成本相对就会比较低。“

曾茂军也表示,到目前为止,万达的电影院已经达到600多家,在这一资产规模之下走向管理输出已是一种必然。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的变化也浇灭了中小型院线资本化或者规模化而后转手的期待,加剧了加盟的市场需求。

在曾茂军看来,未来影院的核心优势就在于管理能力,“世界上大的管理公司,无论是酒店管理公司还是物业管理公司,他们最核心的就是管理输出,输出他的系统。”

显然,轻资产整合,即管理输出将成为万达接下来的重点。对于万达早期发展中曾重用的并购手段,曾茂军表示“不是绝对的不买,但是并购不是我们的一个主力方向,要一事一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